榆沉(上学)

你好,这里榆沉。文手/爱画画/爱唱歌。主安雷,轰爆,过激咔厨。

【轰爆】雪


*狼人轰×魔法师爆豪

*年操有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中的是轰的年龄

6900+注意

————————————

【1】新生(10)

    雪,漫无边际的雪。

    小狼人拖着早已麻木的左腿不知该走向何处,眼前除了朦胧的雪什么都没了,是,的确什么都没了。他永远无法忘记雪地中那显眼的红,无法忘记那时小孩的哭喊,女人的惨叫,残缺的尸体,还有亲人的头颅。
    他咬着牙,冻僵的身体不听使唤地往刺骨的雪地中倒去,他侧过头半眯着眼眸,依旧看着这白茫茫的一片雪景。
族人的灭亡给这个还未成年的小狼崽留下了太多阴影,本该是最为纯真的年华,却提前看到了这世间苍茫,还没有尝到温暖的他,一想到自己就要这样悲惨地死去,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甘心。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小孩就像是认命一般地长叹一声,他颤动着睫毛轻闭起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贴着雪地的耳朵隐约听见了踩雪的脚步声,小狼人本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却不料身旁悠悠地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喂?死了?”那人说着蹲下身看着眼前的小不点,只见他早已没有力气再睁开沉重的眼睛,身体也是在一个劲地发抖。
“啧。”男人看着半死不活的狼人不耐烦地伸手握住他已经龟裂的手。名为温暖的词在那一瞬间占据了小狼人的大脑,它就像是水一般席卷了小孩的身体,寒冷的感觉也渐渐没有之前的强烈。但温暖过后随之而来的却是左腿伤口处撕心裂肺的疼痛,小狼人紧闭着双眼拉住男人的手指,表情痛苦地喘着粗气。
“谢……谢谢……”这是小狼人在失去意识后说的最后一句话。
当他再次醒来时左腿的痛感已经消散,小狼人坐直看着陌生的床单和一旁温暖的火炉,不远处传来一阵食物的飘香惹得他咽了咽口水。
“醒了?”男人插着腰站在一边瞥了眼那只小狗,他嘴角微微上扬,眼神说不上温柔,但却会给人一种“没事了”的感觉。
“谢……”“名字。”还没等小孩说完话,那人便打断了他,狼人稍稍一愣,随后慢慢地吐出几个字“轰焦冻……”他抬眸看了眼男人又说“十岁。”
“爆豪胜己。四百多岁,具体数字忘了。”轰听完这位名叫爆豪胜己的自我介绍,惊讶地抬头看着他,脑中还有些混乱。而爆豪只是习惯性地耸耸肩,他撇了撇嘴随后转身没再理他。
“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是魔法师。”
“魔法师?”“对——呃?”爆豪突然感到身后有一阵强烈的视线在盯着自己,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缓缓转头看向小狼人,只见他还是像冰山一样板着个脸,但眼睛却是比方才还要有神了许多,“请问,您是否可以帮我复huo……”“想都不要想”爆豪挥挥手,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轰的请求,“死而复生本就是违反自然的事,更何况还是一整个族群。”“哦……”轰低下头,耳朵也随着心情焉了不少,他无奈地笑笑,觉得自己还是太过于心急,已经发生的事就算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法避免的。
“那么,请让我留下来吧。”他抬起头看着爆豪,语气严肃了许多。“啊?”魔法师看向轰,似乎是有些疑惑,他刚想说些什么却又被轰抢先了一步“当时本以为自己快死了,真的非常感谢爆豪……呃……先生?”“把我从雪中救出来的人是你,所以也请务必……”“停停停。”爆豪打断喋喋不休的轰,他扶着额头似乎有些烦躁地皱了皱眉,“不要惹事。”轰呆滞了一会儿,略有高兴地应了声,“哭的话就把你丢出去。”“恩……”“还有不许挑食”“好……”“自己去洗衣物”“知道了……”“不要来……”“我会尽力不给您添麻烦的,爆豪……先生。”
爆豪胜己意识到自己说了太多多余的话,他假咳了几声,随后又露出了一开始那个让小狼人觉得“没事了”的笑颜。“叫我爆豪。”他凭空变出魔法棒敲了敲男孩的头,心情似乎还不赖。

【2】过生日吧(11)

“爆豪,这是……?”轰看着眼前从未见过的夸张的三层蛋糕,眼中不禁闪过一道灵光。

“生日蛋糕。”爆豪边说边插上蜡烛,他看着呆愣愣的轰,不禁觉得好笑“人类的一种习俗。”

“可我不知道我的生日……”轰小声喃喃着,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爆豪,“我把你生日定在捡你的那天了。”爆豪淡淡地回答道,他看着手中的魔法书烦躁地挠了挠头,“蜡烛……许愿,恩……枕头大战又是什么?”
轰看着爆豪不断挥舞着自己的魔法棒,变出了一大堆零零碎碎的东西,“我……”轰刚想说些什么,便被自己头顶突然出现的皇冠给吓了一跳,“这是……?”“哦,书上说的生日皇冠,不清楚。”爆豪看着书,不耐烦地磨了磨牙,“然后是礼物,还有彩带。”
“爆豪……其实不用……”轰话还没说完,就被半空中掉下来的礼物盒给砸了个正着,他揉揉头捡起地上的礼物盒,有些疑惑,还没等他缓过来紧接着一大堆礼物盒就像是下雨一般地把他埋了起来,“爆豪,爆豪……”他钻出个脑袋来看着专心钻研魔法书的爆豪,心里有些慌张,“爆豪胜己!”这是轰一年以来第一次这么大声地叫他,而且还是全名,当场就把爆豪给吓得愣了一下,他看着眼前桌上三层高的蛋糕还有地上小山一般的礼物盒,到处乱飘的彩带和轰头上沉重的纯金皇冠,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他轻咳一声挥动着魔法棒,又把一切都变回了原先的模样,随后爆豪拉过椅子整个人瘫在那里“好麻烦。”他嫌弃地把书丢到一边,然后又看了眼轰。
“爆豪,其实没必要的。”他面无表情地拉开椅子坐下,随后又说“因为会给你添麻烦。”
“没,这是我自己想做的。”爆豪摆摆手,他站起身又把丢到一边的魔法书捡起来拍了拍灰尘,随后又变出了一个还算正常尺寸的蛋糕,“礼物……”爆豪说着瞥了眼书上的毛衣,他挥起魔法棒,崭新的衣服出现在了轰的身上。
“爆豪,我……”“啰嗦!”爆豪转头冲他吼道,刚一吼完就看到书上的一行小字“生日当天万不可让寿星哭泣或是难过委屈。”
“啧。”爆豪关起书将它放到书架上,他走到轰面前坐下,随后插上蜡烛点起了火,忽然熄灭的灯泡让轰有些防不胜防,他看着眼前微弱的烛光,又看了眼爆豪,有些疑惑“要做什么?”“许愿,吹蜡烛。”爆豪回想着书上所说的种种类似于仪式的话,随后笑了笑,“你开心点。”“哦……”轰回答完,依然是一幅冷冰冰的模样看着眼前的蛋糕。爆豪见状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他用魔法棒敲了下轰的头,说“看好了。”只见爆豪挥舞着魔法棒,其顶端缓缓燃起了一颗火苗,爆豪朝火苗轻轻吹了口气,霎时间,火苗就像是蒲公英一般散落开来,成为了星光点点,它们飘散在二人的头顶,就像是夜空中的繁星一般,轰抬头看着发着微弱光芒的星火,不禁伸手去触碰它,温暖的感觉在指间散开来,他想起一年前爆豪救了自己时的感觉,也是如此刻这般温暖。
爆豪看着轰目不转睛地看向火光的样子,略有得意的笑笑,他用魔法棒挑起奶油往小男孩的脸上抹去,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他嗅着手上奶油的香甜,眼眸微微弯起。“谢谢……”
“生日快乐,小鬼。”

【3】爆豪胜己(14)

“爆豪,你要出去吗。”轰坐在沙发上,他看着爆豪穿戴整齐的背影,起身走到门口帮他开门。“稍微有一点事。”他板着脸看向男孩,红石榴般的眼眸透露着强不可及的气场,“……”“路上小心。”轰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不敢多问,还是像以前一样问候一声就乖乖走到沙发上坐好。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钟表走动的声音,轰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什么时候该洗衣物,什么时候该打扫,什么时候该下厨,他全都牢牢记住,也全都照常做好了,可却久久没见到爆豪的身影,十四岁的他又想起四年前族人被屠杀时的绝望,他坐在那里,脑中不停重播着那一段永远也抹去不了的记忆,黑夜之中,他没有开起任何一盏灯,他蜷缩在那里,依旧是面无表情,可眼神却是充满了不安。
远处急促的脚步声让轰竖直了耳朵,他听得出这是爆豪的步伐,就像是被什么追赶一般,轰跑到窗边借着月光,他屏气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大概在400米外……”他这样想着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脚步声戛然而止,恍然间不远处亮起了火红的光芒,熊熊烈火将不明的物体包裹住,而从火中跑出来的身影,是轰再熟悉不过的那人。他急忙开门,只见爆豪猛地翻滚进来,他喘着粗气用一只手拎起轰随后麻利地打开地板一处隐蔽的暗门,丝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爆……”“嘘……”爆豪捂住轰的嘴,他深深地呼了口气,警惕地听着屋外的动静,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外面死一般地寂静,爆豪才松了口气地打开了暗门,他整个人平躺在地上,似乎是在庆幸自己有惊无险,“刚刚那是……”
“……一些麻烦的人”爆豪犹豫了一会儿,给了一个暧昧不清的回答。
“你受伤了……”轰小声说着,似乎有些颤抖“你怎么……”“我闻到了,血的味道……”轰用手在爆豪的身上轻轻触碰着“很浓……”他说。
“没事,用魔法一会儿就会好的。”爆豪咬着牙坐起身,月光透过玻璃洒在了狼人稚嫩的脸上,他一改先前的冰冷,如今露出了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你怕什么?”爆豪不理解地凑近轰,他将小男孩略长的刘海撩开,嘴角微微上扬。“我怕你,s……死。”轰忍着眼泪说不出话来,对于他来说,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只有爆豪,他再也受不了和亲人生离死别的痛楚,也不想再重蹈一遍几年前的悲剧。
爆豪胜己看着这个强忍泪水的男孩无奈地长叹一口气,他打了个响指,指尖冒出了一颗火苗,“看好了。”他在半空用手指比划着什么,火焰就像是细线一般轻柔地围绕在二人周围,“小鬼,你看过大海吗?”爆豪说着便挥动起手指,星星点点的火焰聚集到一起,帆船从轰的眼前漂浮而过,紧接着是翱翔的海鸥、轻盈的游鱼。在一处黑暗的角落中,橙红色的暖光围绕着二人,虽然微弱但却又温暖,小孩眼中映出了他不曾见过的世界,那里有欢笑的人们,有翱翔的火鸟,那是一个由橙色和红色组成的世界,而这个世界,称之为爆豪胜己。

【4】是爱啊(16)

“轰焦冻!你是不是又偷我的魔法棒玩了?!”爆豪打开暗门,看向那个大男孩轻轻挥舞着魔法棒但却又什么也没有出现。“爆豪……我……”轰从暗门探出个头来,果不其然地挨了一拳。
爆豪夺过魔法棒在半空中挥了挥,他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生气地瞥了眼轰“再让我发现就把你丢出去!”
“哦……”轰垂下耳朵有些低落,自几年前爆豪给他看了那些神奇的魔法以后,他就一直都想再看一遍,可爆豪却怎么也不肯答应他。
“明明长得这么高,脑子却感觉没怎么长。”爆豪依然还在气头上,他看着眼前这个高过他的大男孩,心里不禁有些不甘“区区小屁孩,可恶。”他喃喃道。“爆豪。”轰看着眼前那人,顿了顿,说“自那次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会做梦”“啊?是吗”“梦到当时的场景,……”轰迟疑了片刻“梦里没有船,也没有鱼鸟,只有爆豪一人……”“所以呢?那又怎样?”男人听后撇撇嘴,他实在是搞不懂这孩子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么,毕竟总是板着一张脸。
“我想……是因为爆豪是我唯一的亲人……所以才会只梦到爆豪……”轰看着爆豪,他微微颦眉,“可是,这样解释又有些不对劲……”
“所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爆豪听得有些不耐烦,他拉过椅子坐下抬眸瞪着轰,然后挥舞着魔法棒将茶杯挪到自己手中。
轰愣了片刻,他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这荒谬的感情,但还是想要传达给眼前这人,即使说完以后很可能会从此改变二者的生活,轰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想,我对爆豪……”“……”“一定是喜欢吧。”
“咳——!”爆豪的大脑忽然受到了一阵冲击,他被茶水呛得说不出话,只是在那里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轰,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小狗居然会闹这么一出,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但这未免也太胡来了一些。
“我说啊,我可是活了四百多年的老爷爷了。”爆豪缓了口气,调侃道。“可是你看着不老,就和我一样。”轰淡淡地回了一句弄得气氛异常的尴尬。他缓缓走到爆豪身前蹲下抬眸看着那人“爆豪不喜欢我吗?”轰托起爆豪的手,眼神异常地严肃,似乎这个答案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一般。爆豪想把手缩回去,怎料那只狼人死死地拽着自己的手不放,他撇过头磨着牙齿,显得略有烦躁“也不是,不喜欢。”轰垂下的尾巴在那一瞬间竖了起来,他愉悦地摇着尾巴,在爆豪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不要面无表情的做这种事啊!”爆豪猛地缩回手擦了擦手背,他看着轰的扑克脸又瞥了眼他身后摇来摇去的狼尾巴,无奈地说道“我到底是该说你稳重还是痴呆啊?!”
“爆豪,我十六了。”“……”他沉默了片刻。“应该是稳重吧,虽然还有点不符合,但是痴呆是说老人的。”轰抬头看着爆豪生气的表情,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什么似的问“怎么了?”
“这种问题就不要去认真的思考了啊!”爆豪冲轰吼道,明明小时候都不敢接自己的话,现在长大了倒还胆肥了,而且那种认真的表情根本就不知道是该骂他还是不该骂他。
“爆豪,我可以亲你吗?”轰站起身扶着爆豪的肩膀缓缓弯下了腰,只见他难得脸颊上有了薄薄的一层红晕,爆豪看着轰越来越凑近的脸,额头冒出了些许虚汗“都凑这么近了就不要问我可不可以啊……”爆豪转头闭上眼躲过了轰的吻,随后又睁开眼看着他,两人的心跳声都异常地急促和清晰,时间就像是静止在这一刻似的,周围都出奇的安静。
“爆豪?”轰将手移到他的脸上,轻轻撩开了他金色的头发,爆豪磨磨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抱住轰吻了上去,牙齿被轰轻易地撬开,温润的舌探了进去,轰的手渐渐往下移,他搂住那人的腰将他抱起,而爆豪也配合地用腿盘住轰的腰肢,他们一路热吻着到了卧室,轰将爆豪按在床上,那人鼻息间呼出的热气轻轻地洒在轰的锁骨处,仿佛是在勾引他一般。轰俯下身亲吻着爆豪的喉结,眼神透露出狼人应有的野性,“爆豪,喜欢我吗?”他哑着嗓子,再次问道。
“……”只见爆豪微微睁开眼,看着这个渐渐散发荷尔蒙的大男孩,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
“何止是喜欢。”
 
【5】想要保护你(17)

今天的爆豪还是像往常一样出门了,轰看着爆豪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还是止不住地去回想曾经发生过的事,那时的爆豪的确瞒着他什么,但当时的他太过年幼,不懂得这之间爆豪受到的惊吓,反倒变成了爆豪忍着撕裂般的剧痛来安慰自己。
也就是在那之后,爆豪因为受了很重的伤所以一直都在家中静养,用魔法就会痊愈也都是爆豪为了安慰当时年纪尚小的自己的谎言。这也使得轰对于爆豪一直带有强烈歉意。
时间依然一分一秒地流逝,今天的爆豪意外地没有回家,轰坐在沙发上低头睁大眼睛瞳孔缩小,他颤抖着双手,因为这一切太过于相似,几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晚,爆豪出门时也是像几年前一样,带着一种必死的眼神,他这么想着,便听到了远处的动静,这次比之前的还要更远,他竖直耳朵,听出了爆豪的脚步声,以及,摔到的声音。
轰这次没有多想,他猛地推开门朝着离家800米远的森林深处跑去,他用手扒开荆棘,手臂被划开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口,狼人的野性在这一刻爆发出来,渐渐变长的指甲和锋利的獠牙显得瘆人,他心脏跳得很快,因为他不想再让爆豪因为一些事情而受伤,哪怕只是断一根头发。
不远处因爆炸而闪起的火光让他下意识地用手挡住眼睛,轰往前走了几步看见躺在雪地中的爆豪,愣在了原地。只见爆豪肚子上的旧伤还未完全康复就又给添上了新的伤口,轰大声喊着爆豪的名字,他望着远处燃烧的物体,终于看清了他的真面目,魔人——曾经屠杀了轰的族人。
“哈!厉害吧。”爆豪平躺在刺骨的雪地中,得意地笑道。他捂着自己肚子上流血不止的伤口,气息变得微弱,“两个boos。”“全都被我,呃,干掉了!”他说着,缓缓闭上眼,脸颊上温热的感觉一滴一滴地落下,这个十七岁的大男孩第一次在爆豪的面前哭得这么惨烈,“你怕什么,我还没死。”爆豪闭着眼,有气无力地呵斥着,轰咬着嘴唇抹了抹眼泪,他背起爆豪就往家中跑去,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是好,这种焦急又绝望的感觉是他平生第三次感受到了。
“你把我从雪中救起,而我却看着你倒在了雪中。”这种话,轰大概这辈子都不会说吧,他不明白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他只知道,如果再晚一点,他就要永远失去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了。
“我会变强。”他说着,即使不确定爆豪是否还有意识。“我不会变成你的累赘,所以,请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啰嗦。”爆豪用着最后一丝力气,回应道。

【6】雪(20)

雪,漫无边际的雪。

轰颤动着睫毛缓缓睁开眼眸,空气中充斥着的寒冷让他不禁抖了抖,他竖起耳朵,听着雪花落在地面上的声音,身边那人还在熟睡,爆豪扯着被子翻过身缩成了一团,轰看着眼前这人笑了笑,他起身披上大衣走到窗边看向白茫茫的一片雪景,他永远不会忘记爆豪救了他的命,不会忘记爆豪给他过的第一个生日,不会忘记那天晚上从爆豪指间绘出的橙红世界,更不会忘记那个让他真正成长的惊险之夜。
雪,带给他难忘的事有太多太多,族人也好,爆豪也罢,都是他曾经和现在所珍视的宝物。那一片片飘落的雪花就好似这十几年间发生的种种事件,寒冷,却又因此而美丽。
“爆豪……爆豪……”轰走到床边戳了戳爆豪的脸,语气略显愉悦。只见那人将打扰自己美梦的手狠狠抓住,他缓缓睁眼瞪着轰,似乎是有些起床气“有屁快放”爆豪刚说完话便被轰给拉了起来披上外套,他跌跌撞撞地被拉到窗边,轰指着窗外洁白一片的光景,脸上难得有了笑颜“下雪了。”
爆豪看着窗外纷纷的细雪,不禁让他想起十几年前他捡到轰时的场景,这中间发生了很多,光是说都要说上几天几夜,时光如梭,当年屁大点的小孩如今长得比自己还壮,而且还把自己给睡了,这么想来自己可真是亏大了。
爆豪想着想着又忽然笑起来,轰站在一边,看着他如秋水般清澈的眼眸,不禁将手掌覆在那人冰冷的脸颊上,爆豪转头看着轰,只见他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温柔地笑了笑,轰轻轻呼出白气,小声喃喃道“爆豪的眼睛……”“很干净。”
爆豪愣了愣,他还有些没有缓过来刚刚轰说了些什么话,他只觉得那人的手很温暖,那人的眼神让他深陷,他知道,这是爱。
“小屁孩。”爆豪转身朝门口走去,轰看着他微红的耳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脸也跟着红了起来。“爆豪我……只是……”
“啊啊,啰嗦死了,不就是你爱我,我爱你的事吗。”爆豪放大了声音说“搞得肉麻死了。”“快点给我过来准备早餐啊!混蛋!”爆豪侧过身看着轰,只见他的脸颊不知何时爬上了薄薄的绯红,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只有他们二人之间最为清楚。
雪依然在下,爱依然在继续,恍然间,时钟流逝的一分一秒,都在悄悄诉说着我爱你的密语。

——————end——————

*感谢观看

群宣:

all爆咸鱼夕阳红协会:156639372

all爆咸鱼夕阳红协会:156639372

all爆咸鱼夕阳红协会:156639372

p:

我觉得这个和【黑暗童话】根本就搭不到边(哭
我真的不会写童话什么的……就,很难受……
大家就将就的看一下吧……我,我也很无奈
突然觉得自己写了一大堆垃圾(爆哭
入坑以来的第二篇轰爆,希望大家喜欢……(笔芯

其实爆豪的长相就和十六七岁的小男孩一样,也就是说从外表上就会有一种大叔和学生的感觉呢!哈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