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沉(肝作业)

榆沉/榆妈/橙子,请随意
凹凸,小英雄
安雷,轰爆,all爆
雷狮女友粉
咔酱妈妈粉

[安雷]汽水(1)

※ooc注意

※是学pa啦

※没有文笔存在哟

※嘿嘿

——————————

“安学长?安学长——!”

耳边传来少年的喊声让安迷修有些招架不住,他捂着耳朵猛地抬头,水蓝色的眼眸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男孩站直身单手扶着自己快掉了的帽子“终于理我啦!”

“原来是你啊……金。”他关起手中的书籍,似乎因为自己方才被打断而有些不大高兴“怎么了?”

男孩故弄玄虚地眨眨眼,他给坐在一旁喝牛奶的格瑞打了个手势意示他过来,“学长你知道高二的这周有个文艺晚会吗?”金眨巴眼睛看着安迷修说。“嗯,我知道啊,纪律部的还要维持秩序来着。”安迷修回答道,他抬眸看着眼前笑嘻嘻的小男孩,挑眉打趣道“怎么?想进去瞅瞅?”

“还是不y……”还没等格瑞说完话,金就一溜烟窜到安迷修身边给他又是锤肩又是按腿的,他看着安迷修猛地点头“当然了!学长你就放我们进去看看嘛,就一眼”

“嗯,也不是不可以”安迷修倚在长椅上半闭着眼,他竖起手指笑着说“但是,你说的我们是……?”“啊啊啊!是啊!”金停下手上的动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我数数啊,我,格瑞,凯莉,紫堂……嗯……把安莉洁也算上好啦,啊对了还有艾比埃米他俩,哦哦哦,还有罗德烈,然后是……”

“停停停!”安迷修推开金一脸惊慌,他深呼一口气随后额头冒出一滴冷汗“就,就你俩吧,你,还有格瑞。”

“其实我可以bu……”“太好啦——!”这次的格瑞依然没有说完话便被金给打断,他激动地跳起来搭着格瑞的肩膀就是一阵疯摇,直到格瑞在他头上给了一拳这才停下。

“那我们到时候学校见!”“哎,等——”安迷修刚想说些什么金就开心地转身像只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地往家跑,他呆愣愣地看着他俩离去的身影,笑着叹了口气。“噗,小鬼……”

“校,校卡?!!”金看着安迷修,差点合不拢嘴。

“所以我才说你真是急性子啊……”安迷修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看着眼前这个冒失鬼,心里又不禁觉得好笑“那么,我们还是算le……”格瑞话还没说完便被安迷修从口袋里掏出的两张校卡给打断了,只见他一脸骄傲的闭起一只眼晃悠着校卡,“所以我早有准备。”“哇啊啊啊!学长!!”金扑过去拿过校卡,他看着上面和他一样金发的男孩,默默念了出来“嘉德……罗斯?”格瑞一听,皱了皱眉头。“他今天没来,说是晚会太无聊了。”安迷修笑笑“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材生呢”

“啊?完全没觉得……”金难以置信地喃喃道“哈哈,或许是因为性格太爆了吧。”“的确。”格瑞终于完整地做了一次答复,他看着照片不禁回想起幼儿园被他天天缠着打架的时光,“哦哦哦,这个人好像以前是格瑞同学来着?”“……只是幼儿园,小学据说转去其他地方了。”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些了,你们带着校卡快点进去吧,来格瑞,这是你的。”安迷修把维德的校卡塞进格瑞手里随后硬推着他们进了学诚堂。

学诚堂,学校里的室内会堂,因为面积狭小,所以里面只容得下一个年级的人,故各个年级的活动都是分开日期举办的。

金,格瑞,安迷修三人一同并排站在座位后面,小学弟看着舞台上金光闪闪的灯光变得激动起来,就连平时沉稳的格瑞也不禁两眼放光。

说起来,他们两还是第一次进入会堂吧,毕竟是新生。安迷修这样想着笑了笑,他看着从舞台两侧缓缓走出的主持人,女方身着淡粉的礼服,胭脂淡抹很是养眼,至于男方……

“啊!那人好高!”金指了指台上的主持人,又看看自己,不禁投向憧憬的目光。

“是吗?还好吧。”安迷修黑下脸来瞪着台上那个梳了背头身穿西装的人,只见他眼神偷偷瞟着周围,似乎是在找谁,绛紫的眼眸终于把视线停在了后门,他看着站直身的纪律部部长,紧绷的脸也总算是挑衅地扬起微笑,而台下的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看向何方,只是被他的笑颜给迷得颠倒。

随着开场音乐的结束,晚会也终于开始了,安迷修把两位学弟安排在中间一些的位置,随后自己跑到后门开始了自己的职务。

“同学们,老师们,大家——”

“晚上好——!”两人深深鞠躬,台下传来了一阵欢呼,“伴随着考试的离去我们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文化晚会,大家,开心吗——?”台下又是一阵应和声。“今天吖,我们亲爱的同学可是准备了很多节目哦。”女生看了眼手上的台本又抬起眸子笑了笑。

“雷狮……雷狮……”她小声喊着在旁边发呆的那人,似乎有些慌张“到你了。”

雷狮回过神,把视线从后门离开,他看了眼自己的台本,随后说道“当然,今年也少不了我们海盗乐队的演出。”“大家,期不期待——?!”女生朝台下大喊着,同学们早已激动起来地大声欢呼着,学习和考试所带来的压力都在这一阵阵欢呼中烟消云散。

随着一大堆介绍校级领导,交代注意事项过后,他们迎来了第一项舞蹈节目,炫目的灯光晃得安迷修头疼,他稍稍跨出会堂一步,背倚门口,开始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起了自己还未看完的名著。他不是很喜欢这种热闹的氛围,音响和灯光总是会给他一种心烦意乱的感觉,只有在图书馆里喝着白开水然后阅读自己喜欢的书籍才是最美妙的事。

“哟,果然又在看书。”低哑的嗓音让安迷修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自己面前站着一个极其麻烦的人。

“不要抽烟。”他关起书把雷狮手上刚吸了一口的香烟给抢走,雷狮看着他倒也不气,他慢悠悠地把嘴里的烟全吐在安迷修的脸上,安迷修咳嗽了几声用手挥去烟雾随后瞪着他。“别这样,安迷修。”雷狮夺过香烟抽了一口又丢在地上踩灭。“我又不会吃了你。”他说。安迷修皱着眉,他再次靠在门口翻阅自己心爱的名著,懒得和雷狮计较。“怎么?”安迷修垂下的眸子又再次抬起,“找我是想道歉吗?”

雷狮听后笑出了声,他夺过书籍,双眼凝视着安迷修“道歉?你在开玩笑吗?”口中香烟的味道传到安迷修的鼻中,他拿过自己的书,试图打发雷狮赶紧走人“今天不记你,你走吧。”

“哦哟?”雷狮起了兴趣挑眉吹了声口哨,他把束缚着自己的衣领扯开了两个纽扣,“安迷修,你生气也最好适可而止。”他磨着手指,瞥了眼并不想理他的安迷修“不就是几本书吗?”

“不就是几本书?”安迷修这下算是彻底恼了,他关起书走向雷狮拉住他的领口,“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丢水里的?”雷狮大笑了几声也拉起了安迷修的领口,他咧开嘴笑着,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墨绿眼眸“对,老子就是故意的。”他说。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书对我来说多重要!”安迷修微微放大声音冲雷狮喊道,他停顿了数秒又说“那是我爸……”“得了吧安迷修。”雷狮松开手把安迷修的手甩开,他整理着自己的衣领,随后朝后台走去,“就快到我出场了。”

安迷修握着拳头“哦”了一声,要不是看在这家伙要上台表演的份上,安迷修真想立刻就在雷狮那张欠抽的脸上一顿毒打。

他和雷狮算不上有多少的交情,以前他俩是同桌,也是学习上的竞争对手,起初他们还会互相帮助帮助,可自从安迷修入了纪律部并且升了部长以后,他就发现雷狮这人简直就是隐藏许久的炸弹,本来一开始在他身边没这么觉得,可自从在纪律部屡次听到一些他的“英雄事迹”以后,他对于雷狮的看法又有了大的改变,于是从此以后他俩便变成了这种互相帮助又互相找茬的复杂关系。

直到最近,雷狮把安迷修父亲送的五本书籍全都扔进了水里,自那以后安迷修便再也没有理过雷狮,以往像是开玩笑一样的作对也不复存在,这下他俩可算是真的成了死对头了。

“雷狮!雷狮!雷狮!雷狮!”会馆中喊起了那个让人烦躁的名字,安迷修探出一个头来看了眼舞台上的那群人,全都是雷狮的那些“狐朋狗友”,这其中还包括小他们一个年级的卡米尔,也就是雷狮的弟弟。

只见这时的雷狮已经换上了宽松的上衣,他转转脖子活动活动筋骨,灯光猛地暗下来,随着鼓棒敲击三声之后,海盗乐队专属的紫色灯光亮了起来,雷狮双手扶着麦克风,右脚跟着鼓点开始打节奏,安迷修站在那里才发现自己一时间出了神,他在心里大骂一声不争气以后,眼神依旧还是直直地盯着雷狮看,独特的烟嗓与狂躁的节奏很是能带动气氛,不夸张的说,现场的呼喊声就快要盖过了主唱的声音,安迷修正看得入神,却被身后不知何时窜出来的两个学弟给吓了一跳,只见金抬起头冲安迷修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随后格瑞和他一起推着安迷修一路来到舞台下,雷狮边唱边快步走下舞台冲两位学弟抛了个眼色,金笑笑拉着格瑞逃之夭夭,安迷修吃惊地看着雷狮,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台下的欢呼声越来越高,安迷修被雷狮硬生生拽上了舞台,他搭着安迷修的肩膀,嘴角也渐渐开始上扬,音乐还在继续,安迷修气急败坏地想要挣开雷狮,一抬头却被密密麻麻的人头给吓得腿软,说实话,安迷修实在应付不了这种大场面,只见雷狮递给他一只麦克风,他眯起好看的紫色眼眸,一脸计划成功的表情,安迷修这次可算是丢大了脸,他算是被雷狮给好好戏弄了一番,他夺过话筒怒视着雷狮,心里默默大喊着“你给我等着——!”

这次雷狮明显是精心设计了一番,选曲也是安迷修最常听的,安迷修抖着身体看了眼台下一双双眼睛,他吞了吞口水心里干脆自暴自弃地拿起麦克风开始和雷狮一起唱。

舞台的灯光依然还是那么晃眼,音响震得心脏砰砰直跳,安迷修的大脑在此刻化为空白,他迷迷糊糊地跟着音乐歌唱,在这嘈杂中,他隐约听到了台下一群熟悉的声音。

“安迷修,生日快乐!”

——————fin——————